产经

生娃这件事已经过去一年了。

 

博客也荒废了一年。

 

也就是说,自从生娃后,生命完全被娃占据,连敲个字的时间都没有。

 

自从把娃生出来,情绪各种起伏,有时候幸福的飞上天,有时候心里暖暖的,更多时候是感叹这一把屎一把尿的日子什么时候才算完。

 

闲话少说,这篇我要写出产经:生娃这件事已经过去一年了。

 

我的预产期是8月28号。第一次b超的时候,医生告知的。但是我知道娃一定会晚出来。具体原因暂时不谈。

 

所以到了8月28号之后,我还慢慢悠悠的又掐指一算,跟我的助产士说,没关系,等到9月2号以后再说。(根据我的计算,应该是9月2)

 

最后一次见助产士的时候,为了好生,我徒步走去的clinic。那时候肚子是真的好大了,路上行人见了我恨不得都要躲远一点点,生怕碰到我这个大肚婆。每走一步仿佛娃都更下来一点。我来回一共走了将近两个小时。

(croydon mayday hospital做事一贯不靠谱,把我的midwife appointments指到了一个另外一个区。我徒步过去大概要40分钟。)

我做好了随时跳上公交,或者打车的准备。但其实走起来并没有想象中那么难。还顺便微信聊天,一边上坡一边说话虽然喘了点,但是户外,氧足,路宽,其实我走的很开心。

midwife提出要给我的swipe,被我拒绝了。

我对我自己估算的预产期十分有信心。

果然,到了9月1日那天,我早上就隐隐的觉得,有事要发生。

当天照常把老公赶到另外一个卧室睡觉(觉得他晚上热,争夺宝贵的氧气),自己睡

着,半夜忽然疼了起来。

 

想把老公叫起来,但想他需要攒够体力,我生的时候还要靠他打理一切呢。就没有去打扰他。

 

最主要的考量:温暖的被窝爬起来,惊慌失措的老公,亮起的夜灯,这几样都不能帮我的疼痛减轻吖!

 

于是镇定,痛苦,激动,不安的在被窝里练习呼吸。

 

真的管用。

 

我迷迷糊糊的睡十分钟,疼几秒,然后又睡回去。

 

这一夜就已经开了2指。

 

早上一起来,我去摇老公,眼泪扑簌簌地掉下来说,我昨晚疼了一夜。

老公:你怎么不叫我?

-叫你有用嘛?!

-那我跟公司请假去

-还没生呐,你先去上班吧!

照常早餐,跟老公说拜拜,他上班去了。心大的小两口。

 

我在家开着电视,做了点爱吃的菜,拿了一盒hotel chcolate享受我的黑巧。

疼的时候,差点掉眼泪,但就继续呼吸呼吸呼吸。到了下午一两点。

 

老公上班坐不住了,打电话问候情况,请求返回。我批了。我说你大概两点半的时候收拾一下回来吧。

 

结果一直等到四点这家伙才一头大汗的回来!!一激动做错火车了!!

 

这时候我就差不多是‘411“的节奏了,阵痛每4分钟一次,每次持续一分钟,并已经发生了一个小时。

 

跳上车,去医院。

 

哪个部门呢?triage (分诊部)

 

这是最痛苦的部门。我去的时候碰巧有人在哭,也许是失去了baby,在triage被发现(孕妇监控胎心都是在triage做的),也许是疼的受不了。我已经没有心思去仔细分辨她哭的内容了。

因为我要疼崩溃了!!!!

到了医院就不是那个,吃着巧克力,看着电视,练习呼吸,叫老公继续去上班的我了!!

 

triage的整个氛围,就是鸭梨山大。

护士请走了很多个开指不够的准妈妈。(妈妈们这个时候不要着急,等了411再来,大家的日子都好过一点!!)

我还在呼吸中,但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,不知道是不是太多惊慌失措的准妈妈占用医疗资源?天知道护士都在忙什么?我越等越焦虑,焦虑到疼痛完全不受控制了!!!

疼到爆!!!!疼到不是我自己!!!!

 

等到抓到助产士的时候,惭愧的说,当时迫切希望这个陌生黑女人可以给我看一眼下面。。瀑布汗

 

但她粗手的硬伸进去,我简直要爆粗口了。

 

还好她说开了四指,进产房吧。不然我真的要跟她拼命了。

 

我裤子都顾不上提,就要跑。助产士和老公紧跟着,各种帮忙提裤子,拎包。

 

我要求去birth centre(生产中心),被告知关门。无奈去了产房(labour ward)

 

现在非常后悔当时没有坚持要求去生产中心。我一直以来向往的水生…………就这样泡汤了。

 

生产中心遇到了两个很和善的助产士,她们帮我上了gas air (笑气)

 

我吸上了,就立刻进入了另外一种境界。

 

看过电影中,嗑药的瘾君子眼前那花花绿绿非现实的世界么?每个人说话的声音都变得很远,头晕目眩,手脚发软,就是这个感觉!!!

 

每个人说话的速度都变慢了,带回声,好像很遥远。

 

每个人上gas air的反应都不同,我大概是反映十分强烈的那种。有种无意识了的感觉。非常不舒服。助产士大概看我太容易就失去意识,常把gas air暂停,疼痛就翻天覆地的回来了。

 

我只记得自己不听得到在说 Epidual。。。。E。。piduallllll。。。。。。。(带回声)

上了,给了一只泵,疼可以自己随便加药。

右侧很管用,但左侧仍然疼!!

 

难道就是传说中的,小概率的无痛无效!